•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我是医生,妈妈得癌症后,我开始反思自己……

2020-03-25 03:13:351470
内容摘要:   一个月前,收到在市医院影像科工作的朋友的微信,我妈的肺部CT报告,考虑肺腺癌可能性大。  癌,这一个小小的五号字在报告单上如此突兀,我一下懵了。前段时间我妈体检的胸片显示肺部多发纹理,建议CT检查,我当时并没当一回事,安慰说可能是感冒了,炎症之类的,不放心的话就去复查个CT......

  一个月前,收到在市医院影像科工作的朋友的微信,我妈的肺部CT报告,考虑肺腺癌可能性大。

  癌,这一个小小的五号字在报告单上如此突兀,我一下懵了。前段时间我妈体检的胸片显示肺部多发纹理,建议CT检查,我当时并没当一回事,安慰说可能是感冒了,炎症之类的,不放心的话就去复查个CT,根本没认为会是癌症。

  朋友告诉我,其实腺癌治疗方法上比鳞癌多,预后也好,没有症状的话,很可能是早期,但难度在于是双肺多发,手术没办法做,看看大医院有没有合适的治疗方案。

  一夜无眠。

  第二天,让朋友告诉我妈检查影像不太清晰,建议再拍个pet,我请假回去带她去拍pet,她有些诧异我突然回家,但什么也没问。好在结果显示并没有转移。

  有了这些影像学资料,我开始了漫漫咨询方案之路。

  问了很多医院胸外科、肿瘤科、放化疗科的同学朋友,自己也跑了一些医院,真正感受到了看病两分钟,排队一上午的就诊。这些专家号都是通过很多朋友,一层层人情才加上的。看病的患者实在太多,轮到我时,原本准备好的十几个问题,刚问了两个,就基本被制止了,告诉我先手术切除比较大的病灶,后面的再说。

  等了一上午我只等到几句话。好在我自己有医学背景,查了很多资料,才能大体明白这个疾病,要是换作其他普通患者,看完病后依旧不知道自己的病究竟会怎样,怎么治最好,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医生说的不对吗?对的,没有错,即便只有几分钟,但医生基本能准确的做出判断,给出结论,那为什么不明白?因为交流时间短。一个高深的医学疾病被简单的三言两语就解释了,即便是神仙也不能明白。

  我再想想自己,每次看诊,做治疗,自认为说得很明白,为什么患者就是听不明白,真的不想一遍遍解释。也就是自己疲于解释,患者才真的不明白。经过这次就诊,我觉得,即便会拖延时间加班,也尽量多一点时间给患者解释,解释的清楚一点,再清楚一点。

  通过几轮咨询,基本确定了先切除大病灶,后期做基因检测,吃靶向药。说来很可笑,我也是今年看了《我不是药神》才了解的靶向药,当时觉得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去了解这种药,短短几个月,就受到了现实残酷的打脸。

  当录像机放到我面前时,我有些恍惚。

  我和很多患者家属签署过手术知情同意书,我是穿着白大褂坐在对面的角色,而今天我坐在医生的对面。管床医生很负责,知道我是同行,但依然按照规定,把每条手术风险都细致的解释给我听,每一句话都很熟悉,都是我之前说过很多遍的话,唯一不同的是,我作为患者家属没有提出任何问题,安静地签了字,等待手术。

  手术很顺利,推出来的时候妈妈基本恢复意识,一直在呻吟,觉得难受。我也止不住地哭。一些护士来安慰我:有止痛泵,不会太痛的。然而止痛泵只有48小时的量,术后第三天的下午,就出现了术区剧痛,护士解释可能是引流管戳到了肺部,让试着变换一下体位。此时妈妈已经痛得满头是汗了,方法不可行。

  我又出去找医生,管床医生不在,医生办公室没人,现在是下午两点,上班时间,一个医生也没有,很是恼火。又去医生值班室,还好有值班医生。看过情况后觉得是引流管的问题,值班医生依旧建议变换体位,管子移开就好了,还说到时候让管床医生开点止痛药。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我妈妈依旧很痛,但护士和医生都走了,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而我只能站在床边看妈妈痛苦地呻吟。

  半个小时后,我再次跑到医生值班室,询问止痛方法,医生说那就打针吧。吗啡,十几分钟就能起效,但维持效果不长,就这么几乎保持不动的姿势在床上躺了一天。

  术后第四天查房,管床医生说一会来拔管,结果一等就是整整一上午,中间我又去找医生,答复我一会就来。爸爸还担心是不是因为术前没给红包。直到中午才拔管。拔管后一切趋于稳定。

  这一天的时间太难熬了。现在我才体会到患者术后恢复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历程,这个过程太需要医生的安慰和陪伴了。患者难受,家属着急,此时的他们都是弱势群体,他们能寄希望于谁呢,只能是医生,可医生做到了吗,这位管床医生没有,我以前也没有,恐怕能做到这一点的医生也比较少。

//

  大多数情况下,对于术后患者,早上查房去一趟,没大事的话,一天很少会去第二次,毕竟工作很忙,写病历,开医嘱,收新病人,办出院,上手术、带教,从早忙到晚,不是8小时base在医生办公室。患者有问题,很少能找到医生,小问题大都自行解决,大问题才会现身,不是自己管床的患者,一般很少帮忙解决问题。

  我们经常吐槽工作这么忙,患者还这么多事,做医生太难了。这个时候,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医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治疗患者,不管是术前还是术后,患者康复出院才是作为医生价值的体现,也应该是作为医生最有成就感的时刻。科研、论文、带教是很重要,但这一切的终极目的还是为了解决患者的疾病痛苦。可能我们在这个目的性上出现了迷失。在医生这个岗位上,更需要把握当下,帮助患者解决他们此时面临的问题,这才是患者最需要的。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滚动新闻 热门新闻 六合资讯 六合财经 Rolling news Hot news 英语新闻 社会万象 最新新闻 英文新闻 健康资讯 英语新闻 六合宝典 三合六合 今彩539 三合六合 英语忘不了 战神英语 最新资讯 滚动新闻 热门新闻 社会万象 英语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学英语 最新财经 最新女性保健 最新乳房保健 最新阴道保健 最新子宫保健 最新卵巢保健 最新盆腔保健 最新社会新闻 最新棋牌 游戏攻略 围棋新闻 棋盘新闻 弈城围棋 围棋新闻 国际象棋 中国象棋 牌类游戏 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