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为什么有的人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精力还是那么充沛?

2020-02-17 05:06:402950
内容摘要: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延承了几千年的工作规律,已经被所谓的“现代人”矫揉得七零八落。  现在的我们,大部分可能是这样的:  但是,你可能还发现了这样一群人:  他们和你有着相似的作息规律,但每天依旧活力满满,马力全开。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来,且听小编和你说道......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延承了几千年的工作规律,已经被所谓的“现代人”矫揉得七零八落。

  现在的我们,大部分可能是这样的:

  但是,你可能还发现了这样一群人:

  他们和你有着相似的作息规律,但每天依旧活力满满,马力全开。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来,且听小编和你说道说道。

  要说这睡眠不足的坏处,我想各位都能说出个123来:效率低下、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衰退、甚至可能对喜欢的东西都没了兴趣……

  但对于那些根本不需要很多睡眠的人,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早在1982年,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Allan Pack教授就开始研究这种奇特的“睡眠剥夺”现象:我们能否找到控制“睡眠剥夺”的基因?能不能利用“睡眠剥夺”的作用机制来帮助那些缺觉的人改善睡眠?

  带着这些疑惑,Pack教授开始了长达30年的研究。

  他找了59对同卵双胞胎和41对异卵双胞胎,每对双胞胎的性别相同。在长达38个小时的清醒时间内,这些双胞胎每隔2小时就要做一次精神运动警觉测试(简称“P.V.T”),以衡量他们在不同情况下的反应速度。

  试验结果不出Pack所料:

  人们对睡眠不足的敏感度差异有80%都可以用遗传学来解释。

  换句话说,不同的人之所以会对睡眠不足有不同的反应,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的基因不同。[1]

  What?什么基因这么强大?

  正当Pack苦于寻找这个特定突变基因的时候,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中国神经科学家傅英惠的研究让他再次眼前一亮。

  2009年,傅英惠和她的研究团队在其睡眠数据中发现了一处反常:成百人的研究人群中,只有一对母子不受“睡眠剥夺”的影响。她们每天只睡6个小时,但第二天依旧精力饱满,活力四射。

  傅英惠随即分析了她们的DNA并发现了一处特定的基因突变,该处基因突变让这些人不再是“睡眠剥夺”人群中的一员。之后,傅英惠将该基因插入小鼠的基因组。结果:具有这种基因突变的小鼠不仅在一开始就比它们的同类睡眠少,而且即使在剥夺了6个小时的睡眠(对老鼠来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它们的反应状态仍然很好。而那些没有突变基因的小鼠则表现出了正常的“睡眠剥夺”影响。[2]

  对于Pack来说,这是一个极其重大的发现。他想看看在这些双胞胎中是否也存在相似的基因突变。幸运的是,在一对27岁的男性双胞胎中他真的找到了相似的突变基因!虽然这个基因和傅教授所发现的不同,但两个基因都负责人体内生物钟的调节。

  有突变基因的哥哥平均每晚比弟弟少睡2个小时,但却在P.V.T实验中比弟弟表现得更好。此外,哥哥补觉所需要的时间也比弟弟短了将近100分钟。

  Pack的研究结果再一次向我们证实了基因在“剥夺睡眠”中的积极作用。

  当然,Pack也强调:“这个研究的样本量还是太小。我们现在正在将已有的研究人群进行扩充,包括英国、中国以及韩国,总样本量接近百万。我们接下来要对这些人群的CLOCK基因(与生物钟调节有关的基因)进行排序,找到我们之前已经确认的突变基因和其他影响睡眠的新的突变基因。”

  然鹅,找到了这些突变基因又有什么用呢?又不能移植到我身上!

  答案是:当!然!有!用!

  有了这些突变基因,我们就可以知道哪些人需要更多的睡眠,而哪些人不需要;之后,我们可以帮助那些睡眠被剥夺的人睡得更好!

  而且,就算我们没有相似的突变基因,我们依旧可以模拟这类基因的作用,帮助人们在睡眠不足时仍然活力满满。

  但是,Pack也补充说:“有一点我们还不清楚,那就是——即使睡眠不足在短时间内对这类人群没有影响,但他们体内的代谢循环和大部分人依旧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从长远来看,睡眠不足可能还是会对他们的身体产生一定的消极影响。这也是我之后要研究的内容之一。”

//

  想一想也是,虽说这“物以稀为贵”,但如果它是个好的基因突变,那为什么我们大部分人都没有呢?

  所以啊,老老实实睡觉才是硬道理!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