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滚动新闻

【新华财经调查】国际运价缘何“暴涨”?

2020-09-25 20:15:27680
内容摘要:   “得海权者得天下。”美国“海权”思想家阿尔弗雷德一千多年前的话,至今依然在被不断验证着。  8月初,A股上市公司——乐歌股份《关于外贸出口企业共同呼吁平抑出口集装箱海运价格的号召》的公开信,将外贸出口企业与船公司在海运价格上的矛盾与博弈,置于聚光灯下。乐歌股份在公开信中指出......

  “得海权者得天下。”美国“海权”思想家阿尔弗雷德一千多年前的话,至今依然在被不断验证着。

  8月初,A股上市公司——乐歌股份《关于外贸出口企业共同呼吁平抑出口集装箱海运价格的号召》的公开信,将外贸出口企业与船公司在海运价格上的矛盾与博弈,置于聚光灯下。乐歌股份在公开信中指出,船公司结成联盟,不积极增加运力,而是通过大幅提价的办法来增加利润,使外贸企业苦不堪言。

  上海航运交易所的数据显示,从今年3月起,美国航线海运价格直线上涨。截至9月18日当周,美西航线价格已涨至3867美元/集装箱,而3月该价格仅为1300美元/集装箱。航运价格为何会出现直线上涨?船公司是否利用垄断地位“吊打”外贸企业?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进行了调研

  航运价格为何“暴涨”?

  上海航运交易所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18日当周,美西航线价格已经从3月初的1300美元/集装箱涨至3867美元/集装箱,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160%;美东航线价格涨至4634美元/集装箱,较去年同期价格上涨80%。

  安徽省某物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船运公司不看好今年外贸形势,在年初的时候大幅缩减运力。在外贸回暖时,运力没有及时恢复,国际运力不足,是国际运价上涨的根本原因。“全球疫情笼罩之下,船员安全成共性难题。船到岗之后要对船员采取隔离措施,一些船公司船员都不能配齐,运力也得不到保障。”该负责人说。

  香港某船运公司负责人表示,该企业自有船只50只,租用船只20多只。年初,公司不看好外贸形势,“砍掉”了所有的租用船只。“3、4月份时,我们到菲律宾马尼拉4、5天才能靠上码头。物流都是半停顿状态,货物拉不走,码头都塞的满满的。马来西亚港口,海关对除了医疗物品和食物以外都延迟办理清关。这些系统性风险的费用都是我们自己承担的。”该企业负责人表示。

  “船运公司在年初都会进行预估,按照预期进行船舶和运力的配比,这个配比的运力基本上是决定了整年的运力情况。这个是行业属性决定的。今年因为疫情,船东对后市比较悲观,特别是跨太平洋航线,运力缩减比较厉害。”宁波某船运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一些国际航线回程的货物不多,船运公司增加运力积极性不高。美西价格涨幅最高,也有部分因为是因为回程货物少。”安徽某物流企业负责人说。

  船运公司是否“垄断”“操纵”价格?

  乐歌股份在公开信中指出,船公司缺乏大局观,结成联盟,不积极增加运力,通过大幅提价的办法来增加利润。实际情况是否真如该公司所言呢?

  某国际货运服务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多年来,船舶大型化趋势严重,越来越多的船公司形成联盟。中美的太平洋航线有很多联盟,他们在价格上保持“心照不宣”的默契,在特殊时期“吊打”外贸企业。随着市场的优胜劣汰,目前整个市场形成三家大联盟,即:2M(由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组成)、Ocean联盟(中远集运、法国达飞、长荣海运和东方海外组成)、THE联盟(由赫伯罗特、阳明海运、ONE航运组成),这些联盟密切关注和控制运力,通过对运力的投入和运价的调控以保持高的收益。

  “2008年以来,船不停在更新,船舶也趋向大型化,运力增长之后,大家就打价格战。船公司之间也会就某一航线形成联盟,每家都有自己的优势航线,大家相互用资源实现盈利。”安徽省某物流企业负责人说。

  二季度财报显示,尽管箱量有所下降,但各班轮公司实际利润水平高于去年同期。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财报显示,第二季度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增长25%达到17亿美元。船运公司赫伯罗特上半年息税前利润为5.63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4.4亿美元。

  不过,船运公司表示出了不同的观点。“按照联邦海事委员会的要求,两家以上的船运企业是不能坐在一起讨论运价的,该委员会也是有足够的权利去调查。所以船运公司肯定不是讨论价格后联手上涨。只能说大家‘心照不宣’。”宁波某船运公司负责人表示。

  对外贸企业影响几何?

  乐歌股份在公开信中指出,美西航线从6月开始一直维持高价。不但价格高,大量外贸出口企业订舱要提前20多天。即使订舱成功,也存在被“甩仓”的可能。出运能否成功一定程度上是由外贸企业的船运价格高低来决定。谁出价高,谁的货就可以出。船公司称此为“市场行为”。

  采访中,一些外贸企业告诉记者,目前国际运费大多由出口商承担。当前,美西航线运费已经与部分商品货值形成倒挂,不少企业已经处于“赔钱接单”状态。此外,不少外贸企业反映遭遇“临时甩单”情况,企业不仅货不能发出,还要交纳港口滞留费、仓库占用费等费用。

  “船公司缩减运力之后,压力最大的是货主。运费价格高,交货时间也不确定,经常会被‘甩柜子’。比如,船公司答应你今晚八点出港,但临时会爽约,因为每家船公司如果有10000个仓位会接12000个的仓位订单,耽搁了之后,下一个航次时间比较长,会影响交货。”安徽省某物流公司负责人说。

  对于船运价格后续走势,业内普遍看涨至今年年底。“根据近年市场走势经验,‘十一’黄金周前集运业将进入出货高峰,预计市场运价将会持续提升,美西线的即期运价冲破4000美元大关极有可能。美东航线价格较去年上涨了80%,根据目前的需求预测,美东航线价格涨幅将重蹈美西线之路。此外,欧洲航线的价格也不断上涨。此轮价格上涨持续到12月底基本上都是铁板定钉的。”某国际货运服务公司负责人说。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