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滚动新闻

冯奎:大都市圈发展面临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挑战

2020-06-29 18:00:25590
内容摘要:   长三角省际断头路项目有了新进展。6月28日上午10时30分,连接嘉定区和太仓市的城北路正式开通,它也成为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上海市打通省际断头路项目中的首条通车项目。  长三角都市圈中跨省域现象突出,比如南京都市圈跨了江苏、安徽两省,杭州都市圈跨了浙江和安徽两省,......

  长三角省际断头路项目有了新进展。6月28日上午10时30分,连接嘉定区和太仓市的城北路正式开通,它也成为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上海市打通省际断头路项目中的首条通车项目。

  长三角都市圈中跨省域现象突出,比如南京都市圈跨了江苏、安徽两省,杭州都市圈跨了浙江和安徽两省,上海大都市圈步伐迈得更大,跨了沪苏浙三个省份。

  作为我国少有的跨三省份的都市圈,上海大都市圈包含上海和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宁波、嘉兴、舟山、湖州“1+8”区域范围,规划通过构建开放协调的空间格局,发挥空间规划的引领作用,加强在功能、交通、环境等方面的衔接,促进区域空间协同和一体化发展。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研究员冯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上海大都市圈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着都市圈规划共编、设施共建、成本共担、利益共享等一系列的挑战,对治理体系提出新的要求。上海大都市圈未来的一项重要产出就是治理体系的制度创新。从国际经验来看,大都市圈的治理既需要依靠多元主体的非制度性协同,同时也有一些都市圈有效治理是探索立法,上海大都市圈未来要不要立法?立什么法?立法内容是什么?在哪些领域优先立法?如此等等。这种制度创新“推而广之”,就能够帮助其他地方更快地提升都市圈的治理水平,加快形成高质量的空间载体,促进中国经济发展。

  目前,沪浙苏三地正在编制《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冯奎认为,上海大都市圈下一步发展要“与新基建要深度结合”。大都市圈需要新基建予以支撑,同时大都市圈也为新基建发展提供了巨大的空间。与纽约大都市圈、东京大都市圈等等相比,新基建就是上海大都市圈加快崛起的历史性机遇。“1+8”城市应加快推进5G基站、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新基建设。

  在产业布局方面也面临重新定位,核心是找准定位、发挥优势、加强协同、共创价值。冯奎举例道,汽车和石化均为上海与宁波的支柱性产业,在两地工业总产值中的占比都超过35%。未来,应充分发挥上海整车生产与宁波的汽车零部件制造的互补性。上海石油化工和精细化工制造业产值规模较大,宁波主要集中在原油加工、部分中游产品以及石化新材料和高端专用化,合作的空间也非常宽广。

  其他地区会不会发展类似上海这样的跨多个省(市)的都市圈?冯奎分析认为,跨多省份的区域合作的主要形态是城市群,如中原城市群涉及5省30市;长江中游城市群涉及湖北、湖南、江西等三省。有些已规划的城市群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城市群的范围面积过大,还主要是行政区的拼结,城市之间跨越行政区的协同效应比较弱。为了实现城市群的功能,就需要将都市圈拎出来变成“抓手”。

  目前都市圈规划涉及多省的情况较少, 但他也强调,区域发展战略处于变动之中,在特定的多省边界地带,建议有必要依托现有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建设能级较高的大都市圈,以促进区域协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