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妈妈负气离家出走 人工耳蜗不慎丢失

2020-06-28 19:02:011180
内容摘要:   昨日,汉阳区徐家南湾5号,6岁的小智(化名)正背着  太阳画画,屋外一辆辆小车呼啸而过,任由旁人扯着嗓子叫唤,他依旧无动于衷。  坐在一旁的父亲王文波说,小智有听力障碍,上周五刚丢了省残联配发的人工耳蜗,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了。尽管他没日没夜地找,可三天过去了,还是没能找到那个......

  昨日,汉阳区徐家南湾5号,6岁的小智(化名)正背着

  太阳画画,屋外一辆辆小车呼啸而过,任由旁人扯着嗓子叫唤,他依旧无动于衷。

  坐在一旁的父亲王文波说,小智有听力障碍,上周五刚丢了省残联配发的人工耳蜗,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了。尽管他没日没夜地找,可三天过去了,还是没能找到那个豌豆大小的处理器。听说重配一个处理器需要6万元,他顿时感觉,天都要塌了……

  少了妈妈照顾 儿子丢失耳蜗

  今年30岁的王文波,是一名保安。妻子没有工作,一直在家照顾小智的生活。

  半个月前,王文波与妻子以每月400元的价格,租下了徐家南湾5号一处6平方米的房间。然而,新住处并未给他和家人带来好运气。21日,妻子负气离家出走;22日,儿子弄丢人工耳蜗,这两件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只觉得“倒霉的事全赶上了”。

  王文波说,这些倒霉事的起因,归结为一次洗碗。21日早上7时,他刚下夜班回家,妻子让他把碗给洗了。因为比较累,他说想睡完再洗。结果,妻子有些生气,坚持要马上洗。双方都不妥协,妻子就把碗丢了出去。他也有些恼火,就责怪了妻子几句,不料,他再去上夜班时,妻子就离家出走了。

  22日上午,下夜班发现妻子不在后,王文波带着儿子小智去找。在附近医院,他看到了妻子,追上去拉,妻子却推开他,说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执意坐上公交车要走。他想挽留妻子,可小智还在马路的另一边。他跑过去抱孩子,转过身,妻子坐的公交车已经驶离。

  妻子走后,他重新回到了出租屋。感觉“心很累”,他坐在床上发呆。可能是两天连续没怎么睡,他锁上门,在床上睡着了。等他醒来,儿子已弄丢了耳蜗。原来,平时妻子给儿子佩戴时,会放上安全锁,这次儿子自己佩戴时忘了用安全锁。

  “如果妻子在家,儿子就不会自己出去。”王文波有些后悔,他说,妻子跟着自己,一直过得很不容易,他当时应该把碗给洗了。

  父亲划伤脸脚 日夜未能找回

  耳蜗丢在哪里了?3天来,王文波日夜想着这个问题。

  昨日中午12时,记者走进这间6平方米大的出租屋,想看看有没有找到的可能。尽管在这之前,王文波已经将这里上上下下翻了几十遍。

  事实上,想在这间房内找东西并不难。一张高低床、一个衣柜、一台老式电视机,是这间出租房的全部家当。高低床的下铺烂掉了,主人将床安在了上铺;陈旧的衣柜裂出不少缝隙,连门框上的镜子也掉了,里面有限的衣物、生活用品一目了然;高低床的下铺下面,放着一些锅碗瓢盆,同样一眼可见。

  王文波说,22日回家,他睡了3个小时。期间,儿子什么时候爬出窗户,去了哪里,他都不清楚。起来发现儿子不见了,他就赶紧往外找,在300米远的一处土堆旁,他看到了儿子。可儿子身上只剩下电池和用来固定的线圈,耳蜗的核心组成部分——语言处理器不见了。

  连续3天,王文波把家里,以及家附近方圆500米的地方找了个遍。由于周边多是被拆掉的民房,地上布满钢筋和水泥块。穿梭于其中,他的脸被划出了几道口子,脚也被划伤了。

  房东何先生说,3天里,他们看到王文波饭不吃、水不喝地找;下雨打伞找,晚上打手电筒找,令人心疼。他和其他6名大人也都帮着四处找了找,可还是没有找到。

  耳蜗价格昂贵 家人无力购买

  “你那天去哪了?”昨日,王文波配合着手势动作,一个字一个字地询问小智地点。可跟前两天一样,小智除了看着他外,并没有任何表情。

  记者采访时,小智一直在埋头画画,画完一幅画后,他会兴奋地拿来给记者,示意记者给他拍照。看到记者拿起相机又放下后,他满足地回到座位,继续画画,画完再拿来,笑着举起刚画好的画,天真的他,或许不知道失去人工耳蜗意味着什么。

  看着儿子脸上露出笑容,王文波一直紧绷的脸偶尔也会舒展一下,可马上又皱起了眉头。王文波介绍,他出生于天门农村,父母都已过世。小智出生后不久就检查出有听力障碍,妻子只能全天陪同。他每月2000元的工资,是这个三口之家的全部收入来源。

  人工耳蜗市场价高达数十万,这是王文波不敢想的。小智之前佩戴的人工耳蜗,是王文波依靠国家政策,向省残联申请一年得来的。为了让小智在省聋儿康复中心上学,他们不能回天门老家,只能靠他在武汉打工挣钱。6年来,给小智做治疗、康复,这个家已欠下不少外债。

//

  昨日,意识到耳蜗可能找不到了,王文波的朋友给人工耳蜗的售后打了电话,对方说需要6万元重新配一副,可这6万元对王文波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可能是饿了,小智并不能理解父亲的苦恼,也忘却了母亲的出走。昨日中午1时,他从父亲的牛仔裤里,搜出了15元钱,哼了两声,拿走那张10元的人民币后,将5元退还给了父亲,然后飞奔向小卖部。

  望着儿子的背影,王文波扬起了头,克制着快要夺眶而下的眼水。他不知道妻子何时回家,也不知道儿子何时能再听见他在说话。